首页我们的风采 › 我和母亲

我和母亲

小时候写过很多名为我的母亲的文章,那时候多是描绘她的长相,赞美她料理生活的能力,而今再提笔,内容丰富了许多,变成了一整串的记忆。

6岁之前,印象最深的是坐在她扛在肩上的“粪斗子”(老家的称呼)里,左手握着喝的,右手拿着“菠萝豆”,在地头一待就是半天,她在田里忙活,我在地头自顾自的玩着。她忙起来没空跟我说话,却总是时不时的回头看看我在哪,看看路边来来往往的车和行人。偶尔走到庄稼深处,还需快速的踮起脚尖......6岁之前,她的肩头扛起了我整个世界。

上小学后,印象最深的是每天放学以后在门洞(大门与迎门墙之间)里,我坐着马扎伏在一个高凳上写作业,她就在旁边自己忙活,有时候是剥花生,有时候是做其他零碎的活,总之大部分时候是陪着我的,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,很快也就结束了彼此手上的事情,而后我便呼朋引伴的去玩了,她也开始准备晚饭。整个小学,她的陪伴从来没让我拉下任何一堂作业,成绩也多少能维持在中等偏上的水平。

到了初中,我开始离家住校,独立生活,上学第一天,她换好饭票在教室门口第一次直呼了我的大名,应该是怕小名给同学的感觉不正式吧,反正她以这样的方式将我送入了人生又一个新的阶段。住校是每周回家一次,待上两天再返回,每次离家之前她都会准备一罐咸菜给我,如果知道当周有考试,还会准备一瓶我爱喝的饮料放到书包告诉我好好考。初中,她无意的仪式感给了我认真对待的动力。

升入高中,学习变得紧张,我的身体开始撑不住,频繁的打吊瓶,她非常担心,将家里亲戚的一个诺基亚给了我,以便随时了解情况,那个时间别的同学都在加班加点,我却总是被告知早点睡觉,注意放松。高考期间,她憋着不联系我,还是我主动打了电话告诉她数学最后一道大题只做了一问,她不知道是该表现的不在乎,还是应该安慰我,最后也就简单的说了句没事儿,接下来的科目还是要好好考。高中,她的不强求让我过的比其他孩子轻松许多。

顺利进入大学,我到了济南,离她远了,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出现了转折,她能管的少了,我很多事情也都自己决定了,那时候时间很自由却很少给她打电话,偶尔联系多是关于生活费,关于放假。她很想知道我的生活,我却沉溺在自以为的自由里不愿分享。就这样,大学在她询问归期的声音里结束。

毕业以后,她总劝我考研,考公务员,我却总想工作,她知道我已长大自己拿了主意,也没有过于强硬,但还是时不时的提起,我们就这样维持着拌嘴的联系。后来我订婚了,第二天一睁眼她就愣愣的坐在我的床头掉眼泪,我劝她女儿总归是自己的,跑不了,她却哭得更凶,我以为那是我见过她最伤心的时候了,直到结婚当天,她哭了一整个婚礼,在大合影一片的笑脸里显得极不和谐,我才知道我于她而言的意义。

第一个不在家的春节,我很难受,想她。我知道她很爱我,非常非常,我也很爱她,非常非常。母亲节快乐!祝福每一位母亲平安,幸福......

--Jane

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:海航之家 http://www.haihang.info/?p=3552

上一篇:

下一篇: